主页 > F哇生活 >《邓鸿源专栏》一位北一女资优生的政治觉醒 >

小编推荐

《邓鸿源专栏》一位北一女资优生的政治觉醒


2020-06-11


《邓鸿源专栏》一位北一女资优生的政治觉醒

一位郑姓北一女生投书某报说,他曾经自认是个中国人,直到他考上北一女的人社班才改变。(https://www.thenewslens.com/article/120403)

主因是她父母都是深蓝人士,他从小接触的都是中国的文史地,如同 40 年前叛逃军官林毅夫一样,很嚮往心目中那个伟大的「祖国」。她父母也自然是铁桿韩粉,只要是韩某人的造势场合,他们都会参加。他们的理由是:

    「韩国瑜至少不像个政客」「蔡英文把你妈的年金砍了,但韩国瑜不支持年金改革,他说契约不应该在退休后溯及既往」「中国是一党专政没错,但他们人那幺多,若不这样做,要怎幺管理?」

第一,错了,韩某人就是标準政客之一,毕竟他曾担任三届立委、一届市议员与某市副市长,他还自承担任民代时生活很废,常花天酒地,又曾两度在议会殴打同僚,被党中央认为形象不佳而遭冷冻十几年,这期间他可能运用党政关係廉价租到国有土地办贵族中小学,又捞到年收入三百五十万的北农总经理,任内涉嫌哄抬菜价达两个月,让消费者苦不堪言,自己员工却有丰厚之三节奖金,还买洋酒大做公关,花钱毫不手软。如今他将高雄搞成甚幺样子?公园鱼死、爱河汙浊、登革热复起,民众发大财遥遥无期,自己倒先发大财!

第二,也错了,不是蔡英文把年金砍了,而是许多民众要求他上任后这幺做,何况她只是完成马某人总统任内想做而不敢做的事,怎能怪罪小英总统?如果军公教年金垮了,大家起岂非同归于尽?更何况世上有哪一国家公务员退休所得替代率那幺高?在职年轻人的平均薪资为何远不如公务员平均退休所得?这种「老鼠会」的退休制度,不是将年轻人当「提款机」又是甚幺?既得利益者可有同理心?可知希腊国库破产事件殷鉴不远?为何缺乏国际观的自私自利者那幺多?

第三,更错了,如果说「中国是一党专政没错,但他们人那幺多,不这样要怎幺管理」,那幺请问,美国、俄罗斯、印度与印尼等国的人口也很多,其中印度与印尼一般民众的知识水準与所得并没有中国高,为何人家也可以实施民主政治?如果中国因人口多,所以只能实施一党专政,那幺两蒋时代的台湾,人口只有两千万,为何也实施一党专政?如今香港的一国两制又如何?可见国共两党都没有民主思维,都只想家天下或党天下,与以往中国历代皇朝有何不同?

《邓鸿源专栏》一位北一女资优生的政治觉醒

这位郑姓女生说,那时候的中国对她来说代表亚洲,而身为亚洲人,她不甘愿我们的文化始终低人一等。这些想法持续了很久,直到她考上北一女的人社班。人社班教她学会如何分析时势和辩论立场,被要求自己的思维要拔高到菁英教育应该有的高度。人社班讨论各方面议题,像是死刑、通姦除罪化、课纲微调等……大多数正反两方都振振有词,毕竟真理不怕辩论,是越辩越明的,所以希腊文明成为西方文明的始祖,因为希腊有苏格拉底与柏拉图等伟大哲学家。

她接受很多不同的观点,但唯有「中国可能很坏」的这个念头,她始终不愿意接受,因为过去人生 17 年,她都活在中国思想下,一夕之间突然被否定这件事情,要她摧毁过去所有的认知,翻转所有熟悉的一切,她感到无所适从。就好像《楚门的世界》里,楚门突然发现自己其实是活在一齣真人秀那样不知所措。因为那个时候,她真的认为自己是中国人。

这让我想起,几年前,龙应台在欧洲新书「大江大海」发表会上表示,她童年时所受的史地教育,都是在讲孔孟文化、中国五千年历史与长江、黄河等中国的大山大水。

她长大后才发现,这是殖民者的教育方式。龙应台之所以会这幺说,是因为她大儿子十岁时,在德国小学拿到一张他们所居住的小镇地图,兴奋地找她一起研究,她却觉得悲伤,因为她小学在台湾从来没有得到这样一张地图,地理与历史几乎全都是在讲中国的东西,以致许多台湾人不知不觉落入英国哲学家培根所说的「四大偶像」陷阱中。(http://rueylin0119.pixnet.net/blog/post/61181673-%E5%9F%B9%E6%A0%B9%EF%BC%9A%E9%98%BB%E7%A4%99%E7%9F%A5%E8%AD%98%E7%99%BC%E5%B1%95%E7%9A%84%E5%9B%9B%E5%80%8B%E5%81%B6%E5%83%8F
)

长久以来,国民党的党国教育都在灌输我们大中国史观,却从来不让我们了解台湾的史地,以致几年前有某位女主播居然不知陈澄波已经过世多年,当然也就不知二二八事件是怎幺回事。许多人也不知台湾有哪几条主要河流与哪几座主要山脉?各地有何特产?有哪些着名文学家与其文学作品?然而对中国的文史地却常能倒背如流,如长江与黄河流经哪几省?东北三宝是甚幺?唐宋有哪八大文学家?许多人还死背论语,却不知孔子的忠君思维已经不适合现代,且其本人也是男性沙文主义者,所以至今有许多华人反同。

《邓鸿源专栏》一位北一女资优生的政治觉醒

比较之下,日本人比国民党更重视台湾的本土教育,因为台湾在日治时代,日本教育部为了让台湾人了解自己生长的地方,特别录製了一部唱游影片–「跟着初音ミク游台湾」(中译:台湾周游唱歌),许多网友指出,这首歌根本就「完胜中华民国的地理与历史课本」,的确这才是正确的史地教育。

长久以来,国民党的党国教育只会塞给台湾囡仔一堆八股文与拍马屁文章,或者跟年轻人情感毫无连结的党化歌曲,如国歌与各校校歌。为何我们的文史地教育内容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大中国的东西?为何国民党歌可以当国歌来唱?为何许多校歌歌词中充斥中华、中国、三民主义等大中国与党国思维,完全与学生生长的地方没有连结?国民党难道不知他们的民主教育远不如他们一向很不屑的日本人吗?

许多四、五、六年级生都有和龙女士一样的感伤,因为国民党与蒋介石就是把台湾当反攻大陆的跳板,没有落地生根的打算,所以教育上几乎完全忽视台湾的存在,却要台湾人民去死背中国文史地,因此以前才有优秀职业军人把对岸当祖国,也有民歌手创作「龙的传人」以自得。近年来,则有许多国民党人,一反他们以前的反共态度,这就是因为我们缺乏以台湾为主体的同心圆教育所致,所以才有许多人误将中国当祖国,却不知政治的中国与文化的中国有别,不应混为一谈。

西元 2000 年,民进党阿扁执政后,为了落实以台湾为主体的同心圆教育,任用杜正胜当教育部长,效法欧美国家,让学生先从了解自己家乡的文史地开始,再逐渐扩大範围,认识其它地方的东西。例如,中小学的白话文已增加许多,让学生可以减轻背诵不切实际的文言文之苦,又能重新认识台湾文学之美,且公民与社会课程活泼,因此北一女有人社班,让学生也能如同欧美国家的学生一样,常关心社会议题并讨论与思辩,不再像以前老是躲在象牙塔中,只重视功课、成绩与升学,则台湾未来可能有第二位蔡英文。

没想到 2008 年,国民党重新执政后,文言文比例又大幅度提高(比中国高近一倍),中国史地教材的比例也大幅提高,以台湾为主体的同心圆教育又遭搁置,国民党居心叵测要回归党国意识形态的教育方式,实在令人难以茍同。如今小英政府重新实施同心圆教育,有何不对?当年如果没有阿扁实施同心圆的文史地教育,日后会有反「恶军法」的白衫军运动与反「服贸协议」的太阳花运动吗?如果没有白衫军运动,难保军中冤狱不再发生;如果没有太阳花运动,台湾又何能摆脱目前美中贸易战争的冲击?

近年来,国民党处心积虑回归「九二共识」与「一国两制」,老是与中共争抢代表中国的「神主牌」,实在是不自量力。许多国民党高官与党员,在台湾生活已经超过一甲子,享受最好的待遇与福利,却不思感恩,也不学习台语,总是以「高等统治者」自居。他们表面说以当中国人为荣,但可能都早已拥有外国绿卡,如马某人一家与亲友都拥有美国籍,却要求台湾与中国统一,有说服力吗?

反观许多远从欧美来台湾传教与服务的牧师与修女,如马偕与兰大卫,来台后就勤学习本地语言,与台湾人打成一片,将所有青春月月奉献给台湾,努力想成为台湾人,然而他们年老后,因不忍佔用台湾的医疗与福利资源,纷纷返国终老。近年来,许多来自东南亚与欧美的新住民,也努力学习台湾的语言与文化,实令许多国民党人汗颜。

只有效法欧美国家,从小落实哲学教育,让学生在课堂上多思辨与讨论,才能知道甚幺是真理,要怎幺做才能不受骗上当,毕竟真理是越辩越明的,如上面北一女人社班的教育,就是一种哲学教育,它让学生从思辨与讨论中,釐清一些原本以为理所当然的事其实并不是那幺一回事。

美中不足的是,北一女的人社班似乎没有让学生讨论国家认同的问题,例如:为何我们国家叫中华民国而非台湾民国?中华民国还在吗?为何我们是国际孤儿?孙中山凭甚幺可以当「国父」?为何我们国旗有国民党党徽?为何国民党党歌可以当国歌?世上还有哪一国家是如此?蒋介石有那幺伟大吗?为何他的铜像到处都是,又有全世界最雄伟的纪念馆,而比他更伟大的希特勒、史达林、毛泽东等人却没有?

如果我们的教育没有引导学生去思考这些重要问题,纵使老师很会教书,学生很会读书与考试,甚至在国际科学竞赛屡获金牌等,又有何用?

否则为何许多人的国家认同出了问题?为何有许多人自私自利,缺乏同理心?为何有许多人被政客与江湖术士牵着鼻子走?这些拥有高学历的人为何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?

建北等一些明星高中的师生,每天在课堂上讨论自由、民主、人权与法治,可曾想到校园中还充斥威权图腾与独裁者铜像?如果学校师生心中还有一个「小警总」自我约束,则所谓学术自由,民主法治与人权等论调,是否都是在自欺欺人?为何校园会有独裁者铜像?为何校歌有党国意识形态?为何国民党党歌可以当国歌唱?这些难道不该被质疑与讨论吗?否则到底在读什幺书、探讨甚幺真理?

笔者曾数次去参观过北一女附近的台北二二八纪念馆、建中旁边南海路的 228 国家纪念馆(https://news.pts.org.tw/article/359184)
与景美女中附近的国家人权博物馆(https://www.nhrm.gov.tw/),居然从没有看过建北或景美女中的学生去参观过,倒是在各大补习班常见身穿制服的建北与景美女中学生出出入入。这些学生对发生在台湾历史上重大事件漠不关心,难怪他们对自己校园有独裁者铜像习以为常,因为他们大都认为升学与个人前途比较重要,何必了解这些历史?

反观德国人与以色列人,其政府常鼓励民众、学校师生与军人去参观大屠杀纪念馆与追思,以培养生命共同体的民族意识与爱国观念。以色列的大屠杀纪念馆十分庄严、新颖且有创意,表示人家很重视这些死难的同胞,哪像我们 228 纪念馆与人权博物馆因陋就简,且政府、学校与部队也没有鼓励民众、学生与军人去参观。

2017 年 10 月,美国哈佛大学女校长福斯特(Drew Gilpin Faust),在开学典礼致辞中引用前艺术与科学学院院长杰里米·诺尔斯所说,高等教育最重要目标就是「确保毕业的学生能分辨有人在胡说八道。」(https://udn.com/news/story/6887/2758662)
换言之,在福斯特眼中,懂得分辨谁在胡说八道,远比会读书与考试重要。其实,除了分辨是非的能力外,培养同理心与感恩心,也是很重要吧?毕竟目前有一堆反年改人士,普遍缺乏同理心与感恩心,只顾自己好就好,不管别人死活,值得肯定吗?也有一堆知识份子居然被某些江湖术士牵着鼻子走,敬拜他们如神明!

此外,长久以来,在国民党党国教育下,我们不断被灌输:我们都是中国人,孙中山是国父,蒋介石是伟人,二二八死难者都是日本皇民与暴民所为,白色恐怖死难者都是匪谍,连忠贞爱国的常胜将军孙立人也有叛国企图。如今一件件铁证如山的历史档案显示,以上这些都是国民党在胡说八道,是国民党与蒋介石为了自己利益所编造出来的谎言,在威权统治下,大家只能敢怒不敢言,解严后为何有些人还执迷不悟相信其谎言?

高雄韩某人原本只是形象不佳被国民党冷冻的失意政客,去年只用「货出、人进、大家发大财」的简单口号做诉求,居然骗了许多高雄人,如今还想用「台湾安全,人人有钱」做诉求欺骗全民吗?试问,「台湾安全」可以建立在与潜在敌人的「你侬我侬」基础上吗?「人人有钱」只是卖农产品就可以达到吗?韩某人在北农总经理任上向中国买了多少农产品?如今是谁先发大财?香港发大财后又如何?韩某是否将民众当「庄孝维」?为何还有人相信其诡论?

韩某人的性格反覆无常,先是答应馆长选上高雄市长后要做满,结果选上后落跑去选总统。

不久前他模仿国台办发言人的口吻说「九二共识是定海神针」,对香港反送中表示「不知道、不清楚」。隔天看台湾人大都反对九二共识、一国两制并支持港人的反送中运动,于是他也见风转舵,说他也坚决反对一国两制与反送中,否则就「over my dead body」。如今在立法院,面临同样问题,居然变成「好,谢谢大家」,这是一个想角逐总统者应有的态度吗?有 LP 的人为何比没有 LP 的人孬种?到底是想选总统,还是选特首?
(https://www.ettoday.net/news/20190615/1468134.htm?from=fb_et_news&fbclid=IwAR0-EmA3b3GSBNKRDKk7ipKd-WMFYuOSSAlgj1R0jAFUbdY1BCjS777znUA)

尤其可议的是,日前国民党只是初选,韩某人就到处造势,每次旗海飘扬,有些人甚至穿国旗装,满场红通通的一遍,自以为很光荣。然而这些人可知,这面国旗其实不仅不会令人感到光荣,反而令人感到作噁,因为 1947 年 3 月的「基隆大屠杀」,国府军 21 师一上岸就乱杀人,无辜的台湾人死伤无数。当时血流成河,浮尸飘满港湾,以致基隆港附近海面都被鲜血染红。如此的国旗会让人觉得光荣吗?
(https://buzzorange.com/2018/10/17/meaning-of-roc-flag/?fbclid=IwAR3jceWMmYy_LUVupQQ_I3mGVfKa32BMkyS7lSR_bxIDAO-meue3AdR-36s)

其实不只有基隆大屠杀,当时全台各主要城市都有,如屏东名人阮朝日,只因是二二八协调会成员,就认为人家是叛乱份子,国府不分青红皂白,半夜就派兵将人家抓走,从此一去不回。其长女阮美珠花费一甲子时间,竭力寻找其父亲下落,最后含恨以终!前淡水中学校长陈能通也是如此。这样的历史有几人知道?那些蓄意掩盖历史者是何居心?

遗憾的是,有许多统派人士认为这是「皇民」所编造的故事。有些人即使默认,却冷淡回答说:「过去的历史已经过去了,重提它们干甚幺?」既然如此,那幺我们从小读历史做甚幺?我们又何需知道中国那一长串又黑又臭的历史?学历史就是鉴往知来,可以知兴替、明得失,怎幺会不重要?如果发生在近代台湾的历史可以不需知道,那幺我们又何需了解时间更久的中外历史?

国民党以前实施白色恐怖与戒严,当时保密局、警总与调查局等许多情治单位,有如明朝的「东厂」、「西厂」与「锦衣卫」,到处非法逮捕异议人士,重则未经审判就被直接带到「马场町」枪毙,葬在六张犁乱葬岗,轻则被带到绿岛管训班「唱小夜曲」,一关好几年,为何国民党人说现在的「促转会」与「党产会」是「东、西厂」?试问,「促转会」曾致人于死或拘押人吗?「党产会」将不义党产要回来还国家与人民又有何不对?国民党那幺多党产取之有道吗?(https://www.coolloud.org.tw/node/84902)

白色恐怖中有位受害人是北大学生,随国府南迁到台湾读台大,只因参加某读书会就被认为是「匪谍」而遭枪毙,加害者可有人性?两蒋难道没有责任吗?为何至今老蒋还被歌功颂德,敬拜如神明?是否神经错乱?居然有举世最雄伟的纪念堂,并有卫兵 24 小时护卫其铜像!欧美国家卫兵是护卫无名英雄的坟墓或纪念碑,为何我们的国家卫兵却是保卫杀人如麻的独裁者铜像,是否将民众当「庄孝维」?

如今,香港民众只能用集会游行来捍卫他们的自由、民主与人权,韩某粉丝却用民主前辈好不容易为我们争取到的民主,争取自己不合理的退休待遇与特权,用言论自由攻击与恐吓他人。两相比较,是否很讽刺?如果台湾被中国併吞,变成香港那样,以后公务员的退休金还领得到吗?大家还会有自由与民主吗?为何有些人身在福中不知福?

韩某人在台湾很「神勇」说:「为了中华民国,可以粉身碎骨,在所不惜」,然而到了中国后却「正襟危坐、毕恭毕敬」听训,连屁也不敢放,是否很孬种?为何不实践诺言、「粉身碎骨」给大家看看?只敢在台湾高唱党国不分的国歌与杀气腾腾的军歌、飞舞党国不分的国旗、穿国旗穿,又有何意义?毕竟已经消灭 99% 中华民国的是中共,不是小英,小英反而努力维护只剩 1% 的中华民国,否则中华民国的图腾为何只能在台湾展示?

原本强烈支持国民党的「馆长」陈之汉说:「他服役海军陆战队时,与中华民国在中国上的革命先烈们一样,都在捍卫中华民国,努力维护中华民国的主权与尊严,为何现在的国民党却千方百计想跟人家统一,企图让中华民国台湾成为香港第二?统一后的国民党尚能存在吗?」国民党人之愚蠢,由此可见,难怪普遍无法获得年轻人的好感。

相较于国民党官员、韩某人、红顶商人与许多艺人的孬种与投机性格,馆长已经彻底觉悟,国家主权与尊严高于一切,不要让人家百般威胁与恐吓我们,我们还要嘻皮笑脸奉承人家,作贱自己。有胆识的人面对敌人的威胁与恐吓,要义正严词呛声回去,否则就是孬种,生不如死。与其苟且偷生,不如像瑞士与以色列人那样有 guts,勇敢面对外敌,不卑不亢,才能赢得世人的尊敬。

馆长如同关圣帝君,为国为民,忠肝义胆,讲信重义,视荣誉为无上美德,视名利如粪土,实令那些唯利是图、胆小如鼠的「墙头草」与投机者汗颜,这样的人才有总统的格局与风範,岂是韩某人等那些草包可望其项背?馆长说,如今香港变成这样子,还有人想与中国统一吗?莫非头壳坏掉?

反观台湾两位最有钱的人与一堆政客,其格局与风範居然不如一位「屠狗辈」!香港特首与其一些高官也是一样,其家人都拥有英国或加拿大国籍,也拥有名校的博士学位,生活在自由国度,快乐又逍遥,却缺乏同理心与感恩心,宁愿趋炎附势,存心通过「送中」法案,不在乎全港民众的感受。真搞不懂中国政府怎幺会选这种人当特首!(http://hkjam.com/?p=13838&fbclid=IwAR2VBuoFPUTOt6q3isUbn1JPK37CK12PTiKAkgBwsrfk4Mzn_6ItVKvUc8E#)

郑姓北一女生的政治觉醒也是如此,从深蓝到浅绿,值得我们每人省思,毕竟政治与文化认同是两回事,自由、民主、人权与法治才是普世价值,超越一切颜色与党派,从香港「反送中」运动让我们看到这一点。当年欧洲盟军统帅艾森豪,儘管他祖先来自德国,却能大义灭亲。许多日裔美国人也是如此,在二战时选择站在美国这一边,与其「祖国」作战,只因他们认为普世价值高于文化认同。

我们更应检讨,现在的教育真的可以培养有明辨是非与独立思考能力的公民吗?我们是否也应该从小就要有哲学教育?让学生懂得思辨与讨论,质疑所有不合理的现象,做一位能分辨有人在胡说八道的人,而非被一些不学无术的草包牵着鼻子走。

从小单亲又学历不高的「馆长」,虽然讲话土直,却有道德、操守、是非与善心,更有勇气、义气与国家观念,将一堆伪善的政客与艺人富豪比下去,真正印证了「仗义每从屠狗辈,负心多是读书人」这句名言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bet体育九州博彩官网|观察信息门户网|男女保健常识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168博天堂网址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优享娱乐客服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