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J彩生活 >西方版「黑玉断续膏」,却不是涂在人身上? >

小编推荐

西方版「黑玉断续膏」,却不是涂在人身上?


2020-08-03


西方版「黑玉断续膏」,却不是涂在人身上?

武侠小说的读者都会对故事主角使用的绝世武功深深着迷,例如独孤九剑、弹指神功、蛤螟功等。这些书中的武林高手,人人都準备或用过「金创药」,其中我觉得最神奇的莫过于「黑玉断续膏」。

黑玉断续膏出自金庸的《倚天屠龙记》,为金刚门的独门祕药,外表呈黑色,气息芬芳清凉,药性极为神奇,常人手、足、身体、骨节若遭受重创而伤残,敷上此药膏后仍可痊癒。若伤残时日长久,骨伤已癒合者,则需先将其断骨再折断,之后敷上此药膏。张无忌曾用此药治癒了殷梨亭,还有残废了数十年的俞岱岩。

我并不清楚黑玉断续膏是否存在,但确实有金创药,它在传统中医里称「封口金创药」或「刀尖药」。各医家祕传的处方不同,通常由各种具有止血、消炎功能的药草混合,有时加入动物骨头或矿石辗磨而成,能治疗跌打刀伤、快速止血,甚至能帮助肌肉、骨骼与韧带复原。

或许是我医疗史的科普文章写多了,某位医界的朋友(应该也是个武侠小说迷)居然给我出了考题,问我西方医学史里有没有类似金创药的东西。老实说,这很难类比,不过西方确实也因为战争频仍、军人常常受伤,发展出不少能快速止血,甚至「希望」加速伤口复原的药方,只是没有武侠小说写的那幺传奇罢了。

既然提到「金创药」,就不得不介绍一种在十六世纪后期开始流行的「武器软膏」(Weapon Salve),说它是「西方的金创药」也不为过,其发明的缘由饶富趣味。

或许是出于慈悲心,抑或是没信心能妥善处理伤口,这种软膏不只可以涂在病人的伤口上,更能涂在武器上。天真的发明者认为被涂有软膏的武器砍到,伤口会快速癒合、好转。因说法纷乱,无法确认到底谁是发明武器软膏的人,但它的流行却是因为高克兰纽斯(Rudolf Goclenius)整理出的小册子。

高克兰纽斯生活于中世纪,是一位古怪医师帕拉塞苏斯(Paracelsus)的信徒。究竟武器软膏的成分为何,我们来看帕拉塞苏斯提出製造软膏的方法:

将最近吊死的小偷其腐败尸身的头盖骨长出的苔藓取下来,加一点木乃伊粉末、温热的人血,以上各一盎斯;死人的脂肪两盎斯;混入各两德克拉(一种计量单位)的亚麻籽油、松节油、亚美尼亚的红玄武土,仔细在研钵中磨碎……

看到这种配方,你一定会想起童话故事《白雪公主》里的巫婆,利用滚烫的锅子,搅拌着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……

高克兰纽斯不只是武器软膏的爱用者,更相信所谓「Action at a distance」,这句话翻译成「不用碰触物体,就可以让它移动的力量」。如果没有《星际大战》这部电影,此句还真不好翻译,我翻成「原力」,你应该能心领神会。导演乔治.卢卡斯(George Walton Lucas)虽然未必是武侠小说迷,但他的概念搞不好来自高克兰纽斯。

武器软膏在十七世纪时,由英国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朝臣克纳姆.迪格比爵士(Sir Kenelm Digby)发扬光大。他在软膏里加入一些不知名的成分,更名为「慈悲的药粉」(Sympathetic Powder),相信涂在武器或工具上,可以让该器具製造的伤口快速癒合。

一六五八年,迪格比爵士在法国蒙彼利埃(Montpellier)的演讲中,提出两个有名的案例。一位名叫哈威尔(Howell)的人在与人决斗中被剑刺伤,因为内衣泡了这种慈悲的药粉,所以伤口很快就好了。而另一位木匠就没有这幺幸运,他在工作时不小心被自己的斧头砍伤,却因为这把斧头曾经从墙上的挂鈎坠地,涂布的药粉被抖落殆尽,所以伤口没有药粉的魔力加持。

这幺有魔力的药粉一定有其他用途。十七世纪,英国政府重金悬赏如何正确测出各地区的「经度」,因为若有经度标示,就可以找出通往世界各地对应的时间与距离,对当时海上航行与海权争霸相当有影响。有人想骗赏金,竟然异想天开,说可以利用「慈悲药粉」来测量经度,方法很瞎。他建议带一只刻意被弄伤、并用绷带包扎伤口的狗,跟着船只航行,当水手在特定时间用此药粉的水溶液滴注绷带时,狗叫的时间就可以成为测量经度的参考──他当然得不到赏金,还沦为笑柄。

说到武侠小说里的黑玉断续膏及金创药,让我回顾了西方医疗史出现的武器软膏与慈悲药粉,是否也让你感到惊奇呢?相信这世界不只华人才有丰富的想像力,如果高克兰纽斯和迪格比出生在现代,想必不会让古龙、金庸等大作家专美于前吧!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bet体育九州博彩官网|观察信息门户网|男女保健常识|网站地图 申博正网充值 申请sunbet555现金